任少忠的泣血控诉材料

时间:2019-03-04 16:31       来源: 网络整理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行政上诉状
  原告:任少忠、男、65岁、(我是1955年出生,今年过年年龄应该是65岁,身份证出生日与档案不一致不相符时有争议,应该以最早档案出生日记载为准)身份证,320123195603160415 ,汉族,离婚,文化,初中,户籍地,南京市六合区冶山街道莲花村245-246号
  被告:南京市公安局六合分局(该局以下简称六合公安局),局长,吕丹,(法定代表人)
  被告:前任六合公安局长,(法定代表人)王月兵
  南京市公安局六合分局住所地:南京市六合区雄州南路199号
  诉讼请求
  現任六合公安局局长法定代表人和前任六合公安局局长王月兵俩法定代表人,在六合公安局任职期间渎职对我滥用职权进行打击报复,强定非法上访之罪名对我实施行政拘留,故恳请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以下简称南京中院),撤销一审南京市铁路运输法院(该院以下简称南铁法院)的(2018)苏8602行初1619号维护六合公安局六公(冶)行罚决字[2018]26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违法行政的决定。冶山所和政府两次車祸对我伤害应赔偿追责。
  事实理由如下:以下所述都与维权信访被公安机关强定罪名处罚有关联。
  我原藉是原六合县东庙(旺)乡街道居民,非农业户口,初中背业后1975年经原六合县计委招工分配到本县冶山镇国营商店食品站(学徒工)工作为正式职工(有几十名同批被分配到该冶山国营单位上班的人员可调查核实)1976年底响应号召应征入伍服兵役(可查阅本档案记载),1981年1月份退役退伍后,又经本六合县劳动局分配到冶山铁矿工作,仍为正式固定工是省属企业,几年后并入到南钢集团市属企业,(也可以调查这批再加上各地及矿山老职工内招子女共有约两百人),1996年6月在工作中因组长违规作业,导致本人工伤,经市伤残鉴定委鉴定第一次为九级,第二次复鉴为七级伤残,97年因多年前请老乡(老乡某某己病故死亡)制造守猎枪案发,被追究刑事责任1年,1999年4月被南钢(冶山)集团解除劳动合同,
  一、本人认为南钢适用法律不当,我是固定职工即使被追究刑责也无劳动合同而言来给南钢集团来解除。
  二、解除劳动合同己超过了五个月的有关期限法律规定
  三、工伤后该南钢(冶山)集团未能按照劳动部颁布《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1996年266号文的第二十四条,七级应补偿本人12个月的工资,第三十二条,“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人员,在执行劳动教养期间或者犯罪服刑期间,其工伤保险待遇可以发给"“和劳动部办公厅一九九七年五月三十日劳办法[1997]49号给江苏省人民政府法制局的文,"关于卖淫嫖猖人员被收容教育期间工资福利待遇等有关问题的复函,"若此类人员属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人员,应比照《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在执行劳动教养期间或者犯罪服刑期间,其工伤保险待遇可以发给"的规定执行之规定,而南钢(冶山铁矿)对我作出解除劳动合同時.只给我七级工伤补偿金3598元,当年我的月均工资是1231.50元再加上月奖金,加班费,季度奖,年终奖金,平均工资约1800元左右,X7级伤残12个月的本人工资补偿金,应该是约21160元,并非是南钢给我的3598元的补偿金,再加上服刑一年期间的工伤保险待遇,应在约二万元左右,还有停发几个月的工资,及14岁未成年的女儿生活补助费等。
  我工伤待遇被侵权未能享受到,依据民法通则第98条:"生命健康权"要求南钢(冶山铁矿)赔偿本人8年的年均工资约十五万元,和1994年前企业就应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对原企业职工住宿房搞房改,(目前此住宿房谁住谁管理应该就归谁拥有,完善确认,下发房改房屋确权证)
  四、从1975年至1999年解除劳动(有本人被解除劳动合同時,企业应替我补缴由企业和我个人双方共同负担应该缴纳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五金"保险费,按我个人向南钢(冶山铁矿组织搞的集资活动)集资款和未给付不足7级残疾赔偿金,公积金和31800元身份置换金(用应得的赔偿金和等等项诉求金额累计约二十万元来购买入股企业改制時应得的股份(不含因打官司的误工费和其他杂费开销约百万元)至今分红红利也应该有大几百万元了,与企业大股东分红相等吧,他们在企业改制時并没有出资就得到该企业的股份,而我是实体出资人应得到更为丰厚的红利与股份,这是几年后现补的诉求),因此维权上访二十年,事未得到解决(等等合理合法诉求未被法院采信,而造成上访还被地方政府公安局多次对我打击报复,对我实施约二十多次的行政拘留,多次劳动教养,2015年又被强定罪名非法上访判刑两年,这都是司法不公而造成我的悲剧发生……
  五、2010年2月份退休了,六合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该局以下简称人社局)经查认定我首次参加工作为1988年,至2010年2月退休工龄为二十二年零二个月,(少算我工龄十八年),首次计发退休金为846元,菜蓝子综合补贴均没有,疏菜己卖到几元钱一斤,这846元的退休金連温饱都无法保障,与本矿再职工退休金相比高出本人两倍,与公务员相比竞相差约十倍,要求六合区人社局在发放退休金,不得低于其他退休职工的计发标准,我是工伤职工工伤津贴应高一点,况且过低退休金是该人社局人为失职,渎职,侵权而造成。
  应该正确工龄算法是:工龄十军龄十工龄再加我从事井下特殊工种十八年,一年增加三个月,十八年折算增加工龄五年,到2010年退休時合计工龄为四十一年,而人社局只计算我工龄为二十二年零二个月,这是计算退休金过底的主要原因之一(错误认定首次工作为88年)
  六、96年后缴纳养老保险费至退休時我不欠费,为什么人社局计算我退休時止缴费储存额为零?我所缴费金额到哪里去了?这又影响过低退休金的原因造成。
  七、我的工龄41年增发指数系数为零,这项月均又少发26%的退休金。
  八、在2010年2月份退休時,该人社局依据1997年被判刑(事己过去十几年早以超过追诉期,况且早以被惩罚服刑做过牢,就不应该在被人社局抓住不放,再行施行政处罚不给上调或补发退休金等待遇,有悖一事一罚原则,是公权滥用,而不给我上调百分之十的退休金待遇。
  九、2011年该六合区同南京市区内企业退休职工相比,月均底298元,六合区广大退休人员要求同市内企业退休人员按同标准发放退休金,该六合区人社局未能执行,但作出在2011年四月之前企业退休的人员,按每个人三个档次3200元一4200元一5200元之一的工龄档次进行补贴,而我缴费己在十五年以上,根据国务院关于深化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通知,(1995年3月1日国发[1995]6号)文颁布前,我也在企业上班连续工作工龄己有二十年,(在十年以上)六合区人社局就应该到了我的退休年龄時,就应该发放我的退休金,和根据国家调资政策就应该上调我的百分之十退休待遇,也应该与全区同挡次退休职工同享5200元的补贴,又未上调同南京市市区内企业退休职工月均少发298元的地区差,(该人社局回答此诉求時说忘记了,但致今还未补发给我。)目前本人仍要求人社局上调月均少发298元的地区差,40一45岁失业职工缴纳养老、医疗费時未能享受2/3的社保补贴是故意侵权而致。
  十、我于1998年失业后也进行多次失业登记(发了失业证)但人社局相关职能部门人故意恶意误导,告知我在1997年被一判过刑的人,不能享受失业金待遇,在我多次去六合区人社局等单位,反复反映我孤身一人,工伤致残也无法找到单位上班,也无任何经济来源,生活靠举债度日,希望能发放失业金,至退休前仍未发失业金待遇。依据国家相关政策即使服刑过一年,在刑满释放后也能根据政策可以领取失业金的待遇,(和在2017年因病住院治疗费,该六合区人社局医保科未能按比例报销,给我报销住院费比例过低,而且还不出具报销所有的药费比例清单)由于人社局人为故意,误导,侵犯我的大龄40一45岁失业职工在激纳养老,医疗费应享受三分之二的社保补贴未能及時享受,到退休時前之享受过一次950元社保补贴,并造成了我的经济失,也影响缴费过低再计发退休金诗首月过低現象发生,合法权益受到侵权后并造成了我的伤害,(和经济损失),2010年维权至今合法诉求未能解决,在数年维护自身的多综案件合法诉求,到处奔波维权信访期间,被截访時冶山政府雇佣黑社会性质组织人员,强押回本地区途中造成車祸至我九根肋骨骨折,经交警处置认定绑架等人由李海森负全责,并多次被地方行政拘留,多次被劳动教养,2015年又被六合公安局强加非法上访之罪名被判刑两年等等,综上所述是南京六合公安,政府人社局,司法机关法院检察院(该大厂区检察院在2015年合并到六合区后,六合区检察官他们人均月约收入7000元工资,已是中上等生活水准,他们为了工资待遇利用北京市工作日上访去北京市,他们上访无罪,我被南钢(冶山铁矿)和六合区人社局等机构渎职、失职侵权少算我退休工龄十八年等等之合法诉求,我有四十年工龄计算我退休金只有846元,蔬菜己卖到几元钱一斤,这846元的退休金連温饱都无法保障,维权上访也是事出有因,检察官在预审理案件中,对我量刑知情权不履行告知义务,却在法庭上打击报复泄私愤,向法院直接提出判我三年有期徒刑,检察官上访无罪我上访就要治罪,法律难道是给老百姓订的,是专治愚老百姓的吗?原南钢(冶山铁矿)等机构渎职侵权所造成故要求人社局补发失业金,补发缴纳养老医疗费应享受三分之二的社保补贴,补发少算十八年工龄的退休金等,和上述所提到过有关机构,侵权造成经济损失(含南钢<冶山铁矿>集团)和冶山街道政府有关机构人员责任,和赔偿一切造成的经济损失。明摆着综上所述是我被多家政府有关机构接踵而至侵权,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使我合理合法诉求得不到解决,使我蒙受名项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失,而法院法官却在判决书中曾提到,说我诉求无法律依据,还有法院也曾提到我缠访闹访,本人合理合法诉求得不到解决,肯定是不会放弃继续维权信访,怎么能说我缠访、闹访呢?法院法官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 - 综下所述都与维权信访被公安机关处罚还有关联 - 该训诫书不能作为六公(冶)行决字[2018]对我行政拘留的事实法律依据, - 現任六合公安局局长吕丹(法定代表人)和原任六合公安局局长王月兵(法定代表人)俩人被共同被告人,在六合公安局任职期间,依据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分局,在2018年4月9日,转交给六合公安局一份训诫书,认定我扰乱北京公共场所秩序,根据巜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公安机关行政办案程序规定》,决定对我任少忠行政拘留十日(現己执行完),本人就此训诫书而言不能证明我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事实,每位进分局的凡是有过维权提建议信访的来者,都要发给一份训诫告知书,所以该训诫书只是北京公安警察行政時,一种最为普通的告知程序,我是被六合公安局相关责任人假公济私,公权滥用打击报复(我曾经是信访人,今天現在是游客而被强定罪名,对我实施行政拘留案,要求贵中级人民法院主持公道给予撤销,南京市公安局六合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六公(冶)行罚决字[2018]261号,对我实施的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违法决定,和加重处罚已超出法律规定的界定范畴。这次如果我没有违法事实,也未被强定罪名被行政拘留,也就没有加重处罚情形的要件和前提了。 - 我在2018年4月8日前在北京国家有关信访接待窗口,反映六合地区司法机关公安,原南钢(冶山铁矿)职工住宿房房改,终止劳动合同,工伤待遇,31800元身份置换金,和六合区人社局渎职,失职,侵权,少算我退休工龄十八年等等诉求提建议,这是信访条例第十四条:信访人对下列组织,人员职务行为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不服下列组织,人员职务行为,可以向有关行政机关提出信访事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已向六合区人社局多次提出,依据该文第三十二条[信访处理结果]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经调查核实,应当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及其他有关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处理,并书面答复信访人:(一)请求事实清楚,符合法律,法规、规章或者其他有关规定的,矛以支持。之规定而人社局相关领导仍然耍权威,就是顶风侵权不与纠错。 - 信访条例第三条: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应当做好信访工作,认真处理来信,接待来访,倾听人民群众的意見,建议和要求,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努力为人民群众服务。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畅通信访渠道…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 - 而六合公安冶山派出所和冶山街道政府屡次违法该信访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去南京市行政拘留所等地对我堵截,绑架,抢手机(不给报警),抢身份证(原件)阻扰我去北京维权,堵塞我的信访渠道,在北京4月9日去王府井书店,经过安检口刷身份证,被安检口仪器发出语音提示请等待,经公安民警查经身份证信息,我曾有被六合公安(强定非法上访)依非法上访而被行政拘留,劳动教养,2015年又被判刑两年(我很冤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有苦无处诉,有冤也无诉申)刑事处罚过的不良记录,被带回名局后送至久敬庄接济中心,被六合公安和冶山街道政府人员接回本地六合区,依据一张训诫书就对我实施行政拘留,况且这训诫书从何而来?真伪,仍受质疑,在2018年4月9日我只是路过天安门周边地区,没有违法事实证据,和进安检口前后都无音频视频,无违反治安管理事实性质和危害社会程度相当证据,六合公安就对我实施行政拘留,有悖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条:"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故我未违法恳请市中级法院给予撤销六合公安对我的行政拘留的违法决定,这是第一个请求撤销的理由。 - 第二个、依据该法第九十三条…但是只有本人陈述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的,不能作出治安管理处罚决定。所以笔录是造假(又未经庭审质证)我仍无证物违法事实,故恳请中级法院撤销六合公安(冶山派出所)对我行政拘留的第二条理由。 - 第三个、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三条:"办理行政案件应当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之规定我在2018年4月9日只是路过,没有违法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事实,或情节性质危害社会程度相当加重处罚的地步。故恳请中级法院撤销六公(冶)行罚决字[2018]261号行政处罚决定。 - 第四个、我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依法应当给予行政处罚,行政机关必须查明事实;违法事实不清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之规定我在2018年4月9曰仍无违法事实,由北向北京市公安局调取的信息也有证据证明书证,在2018年4月9日北京公安并没有指证我,在北京天安门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书证事实证据证明,故垦请中级法院撤销南铁法院维护六合公安局六公(冶)行罚决字[2018]261号行政处罚决定。
  十一、第五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条:[处罚的管辖]行政处罚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之规定,我还是重申在2018年4月9日我未违法,只是路过天安门周边地区,假设我如果有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事实,也应由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具有行政处罚权的行政机关管辖,也应由北京公安局来对我实施行政处罚拘留,而不应该有你六合公安冶山派出所来对我行施处罚行政拘留,六合公安冶山派出所没有对我行施行政处罚的权利。故恳请中级法撤销六合冶山派出所对我作出行政拘留的行政违法决定。
  六合公安(冶山派出所)和冶山街道政府人员知法犯法行政时违法令人发指。
  从2018年10月23向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地区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被北京公安进行处罚的一事信息,寻衅滋事被查获,立案,移交南京市公安局六合分局的信息申请,经天公(2018)第229号回复是不存的,北京公安也未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对你进行处罚。经查,2018年4月9日,你到天安门地区非正常上访的复函,本人认为这"非"字顾名思义就是"不是"和"没有"的意思表达,这非的含义也是我在2018年4月9日这天我没有在天安门地区上访,因天安门没有信访接待窗口,故也就谈不上我在这儿正常上访。却更好地证据证明4月9日我没有在天安门上访的有力证据依据,只是我路过而已,六合公安(冶山所未能拿出我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事实,即违法的時间,地点,情节,性质,社会违害程度,这却更能证明六合公安(冶山所)行政违法强定罪名,诬告陷害的又一行经犯罪证据。而六合公安每次从北京把我带回六合区进行询问,通过笔录在找瑕疵,找不到问题,他们就造假笔录,栽脏陷害,通过哄吓,诱供,骗等手段在依据假笔录又以我的假名义的陈述,强定非法上访来达到对我的行政处罚拘留的依据。由于六合公安局相关责任人法定代表人行政渎职,失职失责,行政违法假公济私,公权滥用,侵犯了退伍軍人,回到地方诸多合法权益被地方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的侵权,(在部队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在部队服役四年也曾获得过連队年终评比先进个人受到三次年终嘉奖。)造成本人各项损失,带来身心创伤,多年来被冶山派出所和冶山街道政府人员,非法拘禁,限制人自由,在2018年8月16日我在上海女儿家時,六合公安民警及冶山政府人员赶到上海,到我女儿家扰乱正常生活秩序,并严重受到了影响,2018年8月27日我从上海去北京市時又被他们拦截等,几经周折到了北京市北京火車站出口处,他们人数已增加到六人,对我拦截,阻止我向有关部门信访,2018年10月16日去北京市时,又被六合公安及冶山镇府一邦人拦截而被堵在家中,并被冶山公安人员打伤手臂流血事件发生,(几百元的火车票也被报废)他们限制限制我人身权不给我外出,連去街上菜场买菜都不准,导致我一日三餐在家吃白饭,正常生活严重受到影响而改变生活质量,同年在2018年10月26日,于北京久敬庄遭到南京六合公安行政违法爆力强押,27日又被六合公安冶山派出所冶山镇府人员,雇佣一私家车送回六合区花了一万元,这钱他们是舍得用的,又以假训诫书对我实施行政拘留十天,到了2018年11月6日行政拘留期满释放,刚出南京市行政拘留所门口,就被冶山派出所公安,冶山政府派出一邦人早以守侯那里,等我刚出门时就被这邦人绑架,同時抢走手机,抢走包里身份证原件,如今是法制较完善的社会,六合公安及冶山政府知法犯法行政违法,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因无手机与家人失联,被他们暗害拋尸荒野家人也不知道,今后我如遇到不测就是六合公安和冶山政府暗害所致。我维权己有二十年,但在今年所发生的一切一切事情还是首次,在多处才料中反映六合公安局,在2015年被强定徇衅滋事非法上访罪名被判刑两年,在刑事拘留時我随身携带的与本案件无关的物品,有瑞士手表,手机,原件身份证,包,农行卡,门钥匙等物,被六合公安局民警代为保管被锁进他们带指纹的保险拒,可两年刑满释放后去公安局要综上代为保管的物品,被告知找不到了,至今未赔偿,至今家里门钥匙还撑控在六合公安局民警手中,由于常年无人在家,家里有一幅宋朝类似清明上河图,约七米X0.4米山水,街道市场,人物于一体巨画被盗,这都与六合区公安局内鬼自盗脱不了干系,不法干警经常非法入侵我家有好东西就偷走,或投毒丢放异物干违法的事情不能被排除,把我家当成他们的族馆,致使行政拘留释放回家時热水器己无热水而我洗不了澡,热水(大阳能热水器)以被他们到我家用完。向上述被六合公安局(冶所)和冶山镇府非法拘禁的例子举不胜举,还有很多很多。
  依据相关法律对六合公安局(六合区人社局南钢(冶山铁矿)冶山镇府相关领导责任人人员行政违法,他们触犯刑法,故要对相关责任人追究刑事责任,相关人员违悖信访条例第三条第(三)项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打击报复信访人。第七条…对信访工作中的失职,渎职行为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本条规定追究有关责人员的责任。该法第四十条[信访事项的引发责任]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信访事项发生,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依照有关法津,行政法规的规定给予行政处分,枸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超越或者滥用职权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二)行政机关应当作为而不作为的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三)适用法律,法规错误或者违反法定程序,侵害信访人合法权益的;(四)拒不执行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作出的支持信访请求意见的。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条款第一百一十六条:公安机关及其民警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人民警察办理治安案件,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四项,私分,侵占,挪用,故意损毁收缴,扣押的财物的,及第(五)项违反规定使用或者不及時返还被侵害人的财物的;我仍要求六合公安局归还被刑拘時与本案无关代保管的财物,手机,手表,农行卡,身份证原件,家门钥匙,和家被盗的宋朝巨画一幅,(九)接到要求制止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报警后不及時出警的;在2018年十月十六日至十八日被冶山派出所,冶山镇府一邦人限制人身权,并被欧打,3天报警十七次六合公安局不出警应追究相关责任人行政不作为和乱作为的责任。
  六合公安局(冶山所)和冶山政府尸屡次非法拘禁或限制我人身权!根根据宪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和本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而本人检举現任江苏省公安厅江苏警察总队总队长副厅级干部徐敦虎他在原六合区任公安局长,区政法委书记法定代表人期间渎职,失职,我被六合公安几十次的行政拘留,多次劳动教养,2015年被六合公安局强定罪名非法上访而被刑拘,随身携带的与本刑拘案无关的私人合法财物,被不法干警非法占有,家里钥匙至今也不归还,导制家中宋朝巨画被公安盗走,2017年刑满释放至今未归还上述物品,徐敦虎在六合区任职期间而未履职尽责应负法人之职之责。六合公安局(冶山所)冶山镇府相关人员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生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六合公安局(冶山派出所)及冶山镇府相关相关领导责任人直接人员,为了他们的自己利益不受影响借维稳理由做借口,行图谋打击报复之实对我屡次实施非法拘禁,主观是故意非法剥夺我人身自由受到强制的约束,违悖自己的意志,在任意的時间和空间没有支配自己的行动自由权,经常抢走我的手机,目的使我与外界失联,加重各种手段对我人身生命及迫害,假设如果的话是合法行为行政,一旦权利被滥用己超出了相关法律规定的范畴,仍可构成犯罪的要件,六合公安局(冶山派出所)和冶山街道镇府在2018年11月6日,在南京行政拘留所出口处,绑架,抢包,抢手机,并抢走我的身份证原件,阻扰拦截我去北京市信访,已触犯了刑法,这种野蛮行政执法在法制较完善的今天,在六合地区发生这样和那样的事知法犯法令人叹止,不能服众,激化社会矛盾应负全责,六合公安局(冶山派出所)和冶山街道政府机关,幕后指使策划者应受到追究刑事责任,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诬告陷害罪]六合公安局捏造事实,诬告陷害我,强定非法上访之罪各,我屡次被行政拘留,劳动教养,2015年又被判刑俩年,使我受到追究刑事责任,这都与江苏省警察总队总队长(副厅长)在六合区任职公安局局长(法定代表人)区政法书记期间(法定代表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该六合公安局(冶山派出所)和冶山街道政府触犯刑法第294条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多次从北京雇佣黑社会织性质对我实施绑架,导致我9根肋骨骨折等,两次車祸(本地区金牛湖周边区域警車撞击)伤害想灭口,六合公安,法院还触犯刑法第399条:徇私枉法罪"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我被多次行拘,劳动教养,2015 年被判刑两年我是被陷害诬告是蒙冤的,邪不压正仍坚持申诉主张自已的合法权益。六合公安局也触犯刑法第254条:报复陷害罪"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对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举报人实行报复陷害的“上述官员对我行使报复陷害,上述六合公安镇府有关官员知法犯法,法律是治愚老百姓的吗?被接踵而至的多综侵权受到伤害的总是弱势老百姓。对该案审理中南京铁路法院违反程序有徇私,徇情官官相护,在开庭审理省略质证变论有暗箱操作之嫌,一切被行政拘留案,北京提供的音频视频证物证据并没有在法庭中递交与原告的质证,和法庭上的未调查认定应视为无效。安机关指控我的非法.上访事实证据应出示在法庭,证据调查也应解认在法庭上,控辩双方意見发表在法庭上,案件栽判行逞在法庭上,社绝审假案,冤案,错案,徇情枉法案,,公安机关六合公安局被告在答辩状中称"原告任少忠因进京非正常上访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违法行为,被多次行政处罚后,又再次进京到中南海地区非正常上访,其行为构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行为。我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款第(二)项,《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五)项之规定,对其作出了行政拘留十日的处罚,量罚处理适当。的文书指控我在2018年4月9日再次去中南海非正常上访,被告六合公安局却是无中生有,又一次对我栽脏陷害,达到对我被行政拘留的目的,而被告在11月6日南铁法院的开,庭庭审中也未交换质证時的证物,和指控我在2018年4月9日扰乱北京市中南海公共场所秩序的任何物证,书证,及视频,电子邮件等物也未经法庭质证,辩论,调查,审核认定,北京办案民警未到庭作证,指证,其被告指控我物证,书证,视频,电子邮件等资料不能作为法庭法官审判长在庭审中作为事实定案依据,来驳回原告要求,撤销被告六合公安局对我实施行政处罚决定的合理合法诉求。恳请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南京市铁路运输法院(2018)苏8602行初1619号行政判决,维持南京市公安局六合分局六公(冶)行罚决字[2018]261号行政处罚决定。给予公平公正的裁决还我公道!
  致
  呈交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该上诉状原件与副本经效对无异行政案.

  上诉人任少忠电话:18795911528
  2019年1月16日
娱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