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重庆市秀山县政府、公安局非法强拆的实名举报

时间:2019-03-04 04:46       来源: 网络整理

  重庆市秀山县G319外环线建设事关全县城市发展大局和民生问题,重庆秀山桂花兰草园艺场作为一家本土生态性的新兴企业,一直以服从和服务于县委、县政府中心工作和经济发展为己任。但2016年以来,外环线项目指挥部指挥长及个别工作人员不作为、乱作为,先拆后审,随意补偿,不履行评估程序、违法强拆等,并于2018年12月26日在法院调解后依法搬销《土地补偿安置告知书》的情况下,突击非法动用警力强拆,严重侵害了企业法人的合法权益。现控诉如下:
  一、企业基本情况及前期配合情况
  重庆秀山桂花兰草园艺场是以家庭房屋为厂房、以租赁当地贫困户土地为基础、以种植名贵兰草等品牌为主打产品的渝西南最大民营兰草基地,促进了当地扶贫和群众就业问题,数年来先后投资数千万元。而秀山外环线(G319)公路工程项目刚好规划经过企业厂房所在地。但该工程是秀山县政府推行的重大民生工程,企业必须让路。2016年5月10日,企业积极参与了政府组织了征地拆迁相关各方动员会,当年5月15日,就组织召开了企业股东大会,放弃了第二期基地100万株兰草建设规划,减散了大部分工作人员,仅留下需要的工人和管理人员6人维护兰园基地;企业停产停业状态下,全力配合政府征地拆迁工作。
  数年来,我们与项目指挥部先后多次商谈,但相关人员每次都是匆匆以强拆为要挟,无实质性内容、无安置方案、无时间结点。2018年1月15日,双方开会研究同意聘请了第三方评估公司依法对兰草场搬迁进行评估,我方认为选定的评估机构合法、评估方法和程序合法。但评估结果出来后项目部人员认为该评估价值过高不予认可。特别是2018年5月15日,我企业股东收到以“土地房屋征收公办室”名义下达的《土地补偿安置告知书》,其补偿总款38万余元,我企业股东感到万分愤怒,试问其补偿的政策标准、理由、法律依据、程序何在?是否是凭空捏造?对私有财产房屋和兰草估价时,没有通知我企业任何人到场参与见证,告知书上将我企业经营性质的兰草项目随意变更为“杨建英”个人,以所谓“合法程序”掩盖“非法事实”,严重侵害了企业法人的合法权益。后在我企业起诉到酉阳法院后,才依法撤销了《土地补偿安置告知书》。
  二、秀山县政府、县公安局违法强拆事实情况
  2018年12月26日上午8时许,冬雨绵绵,冷风凛冽,重庆市秀山县平凯街道莲花寺组桂兰园艺场工人刚刚起床,突然房屋院落来了很多人将园艺场团团包围起来,因该场法人杨建英是以自家的私人住宅做为场房而园艺场刚好在秀山县外环线拆迁工程范围内。此前,因政府未批先动工,杨一纸诉状将包括县政府在内的相关单位告上酉阳法院,经庭外调解,县国土等部门已主动撤销征地拆迁告知书、征地拆迁补偿费用告知书等多个违法文书。如今秀山县政府怎么会突然兴师动众、兵从天降侵袭合法民宅呢?上午约10时许,接到工人电话的杨建英赶到现场了解情况时,副县长李明高一声令下,县公安局、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会同身着迷彩、便衣的50余名警察,以及城管、民兵、医护人员、相关单位约300余人,将挖机2台、吊车2台、救护车1台开进现场并把房屋现场拉上警戒线开始强拆合法房屋。杨建英见状上前询问并数次拨打“110”报警时,现场指挥人员命令道:“给我打!”顿时身着迷彩服的协警棍棒齐下,立即将杨打倒在地,左手腕处裂开大口子,血流如注。数名工人上来救人也被有组织地8人抓1人象老鹰抓小鸡一样抬出警戒线外控制起来,并致数人受轻伤。这时,杨建英的丈夫常跃闻询开车刚到院落还未及下车。现场指挥人员命令道:“把车给我砸了!把人给我拖出来打!”现场指挥人员叫嚣:“给我往死里打!”于是数分钟内,常的车辆被现场数十名身着迷彩服的协警、便衣等不明人员砸个稀乱,常被拖出车外殴打头部、上身等致命部位至到当场昏迷,立即有等候在此的救护车将身受重伤的常送往医院……同时,现场两辆挖掘机轰轰作响,不一会儿就将杨建英及其老人合法居住数几年的老宅违法拆除了。1个多小时过去,在数名当事人拨打110报警的情况下,才有人来到现场了解情况,但现场执法人员仍然公开叫嚣:“把工人全部控制,不准他们搬离现场物件,全部就地掩埋……”“有本事就去上访,反正是副县长李明高安排的,老子巴不得你举报他!”截止事发当晚,仍有3名工人被当地派出所违法留置、当事人常跃昏迷不醒,现仍在秀山人民医院抢救。
  据知情人透露并了解,在强拆前的12月25日晩由李明高主持召开非法暴力强拆秘密会议上强调要求:强拆行动务必保密,拆迁动作务速战速决,并在会上统一口径,任何人都不能说有公安民警参与强拆活动,违者将重处……同时,诱发此恶性事件的秀山县政府县城区外环线项目有三大违法事实:一是违法施工。于2016年8月开始征地并施工,而该项目2017年1月份才获得重庆市政府批复,其在后续的施工过程中居然进行了第二批征地,在第一批违规征地的基础上又外扩了2.8米(此先征地后审批等违法证据已提交给酉阳县法院行政庭备案)。二是少批多征。重庆市政府关于该项目批复了33.57公顷使用土地,然后实际上秀山县政府实际征收了1739亩土地(有秀山县正式文件为证)。三是违规占用基本农田。秀山县政府在征收的1739亩土地中占用了1000亩左右基本农田。而杨建英的桂兰园艺场先后投资、融资数千万元从事兰花和桂花树培植。在县政府副县长李明高主持的征地拆迁过程中,因“土地和房屋补偿标准与毗邻的麻姑、凉亭村补偿标准不一样、多次与受害人协商拆迁未果、受害人曾实名向重庆市第七巡视组举报李明高的违法违纪行为”等,从而诱发了“12.26”暴力非法强拆事件。
  据调查了解,重庆市秀山县政府及公安局以下非法强拆、乱作为、不作为事实:
  一是重庆市秀山县政府非法滥用警力应追责。12月26日上午,在没有任何法律判决文书的情况下,秀山县政府动用警察等人员约三百人,对合法继承人之一的常跃、杨建英百年私宅进行非法强拆,不明身份的人员对将当事人常跃私车砸烂,并将当事人常跃打成重伤,经确诊为三根肋骨断裂,肺部气肿等多处受伤。
  二是滥用警力,有警不处,行政不作为、乱作为。秀山县公安局民警50余人违法参与强拆活动。然而,强拆期间当事人家属杨建英及围观群众多次拨打秀山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求助,但一直没有值班民警出警,直到常跃重伤倒地不起时,处警民警才到现场。
  三是有案不立,纵容违法犯罪活动。在受害人常跃治疗期间,12月28、29、元月3日,当事人家属杨建英又多次拨打秀山公安局110报警电话,请求对其殴打常跃的违法人员进行立案调查,公安机关一直未受理。
  四是非法拘禁,行政乱作为。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1月5日止,秀山县公安局非法限制常跃人身自由近600小时,后迫于社会舆论压力才违法办理了刑事拘留手续。
  三、违法强拆带给企业乃至社会的严重问题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十分重视民营企业发展, 书记今年以来多次在重要会议上强调各级党委、政府要进一步做好民企企业发展、经营服务等相关工作;同时,国务院、公安部三令五申,禁止警察参与征地拆迁,公安部发文:禁止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要认真贯彻国务院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的有关要求,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同时,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明文规定,只有法院有实施强制拆除房屋的权力。安置补偿协议未达成的或是未落实的,任何单位或是个人都不得实施强制拆除房屋;再者,对于房屋征收的双方当事人未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的,应当先由房屋征收管理部门报请作出房屋决定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依照本条例的规定,按照征收补偿方案作出补偿决定,由征收人按照裁决的内容落实补偿安置。另外,《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31条规定: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同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依法给予处分;构成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依据以上法律法规,现我公司特实名举报,四问职能部门履职尽责情况,欢迎社会各界监督。
  一问违法强拆的法律依据、程序是否合法?建设工程项目实施的程序是否合法(主要是先拆后审问题客观存在)?违法强拆的责任人是否应当依法追究其违法、违纪甚至刑事责任?
  二问被拆迁人是否具有依法评估的权利?未经第三方评估,你方对我公司兰草、树木、房屋的价格认定是如何计算出来的?
  三问对我司租金、未迁兰草、工人安置等遗留问题,如何处理及其政策标准、依据是什么?
  四问土地和房屋补偿标准为什么会与毗邻的麻姑、凉亭村补偿标准不一样?
  四、受害人强烈控诉建议
  有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 书记明令从严治党、从严治警的今天,在法制社会不断完善的今天,为什么秀山县政府敢这么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置民生而不顾,知法犯法,肆意妄为地触碰法律底线,秀山县相关职能部门和领导胆敢违法行政,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和财产安全,受害人强烈呼吁全国自媒体及广大网友予以关注,并请求上级领导迅速派出工作组深入秀山彻查事件并依法、依规、依纪从严追究相关人员的刑事、民事及违纪责任,并对受害人造成的巨额经济损失给予应有赔偿。而秀山公安局更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行为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一人重伤多人受伤的恶性事件,实在是令人心寒,着实让群众对公安机关的质疑,我们不仅要问;天理、公道何在?你们怎么来维护社会秩序?怎么给百姓带来安全感?在法治的今天,各级政府理应依法行政,而不是一个“告知加强拆”了事。为此,我企业特恳请正义的《工人日报》记者朋友及各级纪委监委、检察机关迅速介入调查处理以下事项:
  一是项目指挥部实施暴力强拆,已造成三四名无辜群众及当事人受重伤、轻伤事件,其中重伤受害人常跃被违法刑拘带往重庆,一切恶性后果由秀山县政府负政治、法律及经济责任。
  二是违法强拆,是对我司的严重侵权行为,可能造成整个重庆地区兰草产业人为毁灭性损害,所留兰草因环境变化致死将造成数千万元经济损失,依法、应由秀山县政府埋单。
  三是我司已依法聘请第三方评估公司评估兰草价值2000余万元,商请政府职能部门严格按照评估结果进行商谈,若不认可亦可共同聘请第三评估公司重新评估认定兰草价值。
  四是严查项目腐败问题,商请秀山县政府严格按照一个项目统一标准进行补偿,防止发生“同一拆迁项目人为导致两个补偿标准”问题(我司已掌握第一手相关证据),一切后果由秀山县政府负责。
  五是本人强烈要求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安排警力,参与行为不制止、发现情况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受害人保留依法诉诸法律以及依法上访、曝光的权力。


  受害人:杨建英
  重伤人员常跃:身份证号码:513523197112200012
  电话:13308270444,

  2019年2月6日
娱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