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今日北风劲吹阵风7级 未来一周干冷持续

时间:2018-05-16 20:31       来源: 网络整理

2017年8月初,侯梦林与我(男伴侣:罗宁)去厦门旅游,意外发生了头晕恶心的症状,后来经过去厦门中做检查发现,是由于先本性脑部毛细血管畸形造成的左枕叶部位脑部毛细血管少量出血,后经在厦门中调理恢复于2017年8月21日返回长沙,筹备回到中南大学湘雅附一做进一步治疗,在此期间我们提前挂了中南大学湘雅附一院神经外科的王君宇传授的号,预约的时间为2017年8月23日15:00~15:30 我们回到家后直到8月23号,我们下午根据预约时间找到了王君宇传授,他询问了我们大概情况之后,建议我们做一个DSA检查,查明之前出血原因,但是暗示由于此项检查需要住院,而湘雅附一院的床位紧张,一时半会儿也做不了检查。此时王君宇传授建议我们去合作的湘雅泛爱医院做DSA检查,暗示那边床位富足,做检查也会很快,之后再拿着成果到湘雅附一院给他看。

我们当天下午根据王传授的指示来到了湘雅泛爱医院。我们来到医院后管理了相应的祝院手续,床位是29号。不久后我们本身总觉得哪里差池,就自行上网百度了一下湘雅泛爱康复医院,后发此刻网上对于这家医院的评价并不是很好,所以我们最终决定管理了出院手续,直接回家了。侯梦林的表姐传闻了这个事情,通过一位医院的伴侣介绍,说我们可以在8月24日上午去湘雅附一神经外科38病房院找一位叫做沈沉浮的神经外科传授。我们24号一早就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到了上班的时间我们见到了沈沉浮传授,他拿到我们在厦门中医院拍的片子看了之后建议我们先做DSA检查查明原因,之后再进行手术治疗。但是沈沉浮传授同样也暗示湘雅附一院的床位紧张,去湘雅泛爱康复医院做检查会快些,之后的手术治疗也可以在那边做。我们当场暗示在前一天就已经因为对此医院持怀疑态度管理过出院手续,但是沈传授说那边做检查和治疗是一样的,床位也富足,做检查的大夫也是他的学生,程度还不错,做手术治疗是他本人亲自为我们做。我们听了他的一番话觉得有道理,就根据沈传授说的于2017年8月24日再次回到了湘雅泛爱医院管理了住院手续,床位号还是29号。之后那边的丁浩大夫就布置我们做了DSA检查,检查发现当初的出血是由于头部的一个小的畸形血管团导致,查明了原因,我们筹备做进一步治疗,由于正赶上病人的生理期快要到了所以一时半会儿没步伐做手术,需要推迟一段时间。最后在2017年9月8日的时候我家侯梦林根据大夫的建议做了介入栓塞治疗,并且当时手术很顺利。我们又在医院休养了几天于2017年9月12日回到了家中,大夫叮嘱我们三个月后要再次来医院复查。回家后侯梦林一切恢复正常,和凡人没啥两样,活蹦乱跳,我们当时很开心,认为三个月后如果复查没什么问题就基本痊愈了。直到复查包罗再次做手术之前,侯梦林一切都很好,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我们根据当初丁大夫的嘱咐于2017年12月12日上午再次来到湘雅泛爱康复医院复查,而且来之前和丁大夫发了短信预约。2017年12月13日的上午我们询问了丁大夫侯梦林的复查情况,他说:“看起来有复发,可能还需要再次治疗,你把上次的片子拿下来我看看。”后来我们就把片子拿给丁大夫看,丁大夫当时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复发的位置。之后我们就和丁大夫以及沈沉浮传授确定了手术时间及再次治疗方式,沈传授告诉我们,开颅风险太大伽马刀治疗效果不佳,建议我们再次做介入栓塞治疗,沈传授都这样建议了,所以我们就听从了他的建议。于201m.jr169.com7年12月19日再次进行手术。

我家侯梦林她是2017年12月19日下午15:00左右进入湘雅泛爱康复医院介入诊疗中心开始做手术,一助是沈沉浮大夫,二助是丁浩。整个手术过程中大概连续了4个多小时,我们回到普通病房,护士将氧气管安好时间刚好是当晚的19:45,在手术期间约莫16:00左右,沈沉浮大夫让我们家属进入控制台检察侯梦林的发病位置,是一个由细增粗的一小段血管,他让我们大概了解了情况之后就让我们家属在门外等候,这时候我们看到侯梦林因为打了麻醉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

后来我们就在介入诊疗中心的门外一直等,表情也很焦虑,因为已经过去了好久都不见人出来,之后门外进来一位拿着几盒药的护士匆忙的跑进去。后来我们看到旁边的门出来一位大夫,是我们表达了我们想进去看侯梦林的意愿,大夫就带我们三个人进到了手术室旁边的控制室,沈大夫给我们看了术后的效果造影图,而且解释侯梦林还正在醒麻醉,看完就让我们出去了,后来又出去等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见人出来,我们心里依然着急,这时候我们要求再次进入,进入之后大夫解释说,是由于在做手术的过程中可能脑血管发生了痉挛,但是造影液后来又显现出来了,说明血管通畅了,但是这时候有一个很严重的情况,那就是侯梦林的左半边肢体不受大脑支配,右半边可以正常运动,大夫如此说,并且又等了那么一段时间是希望患者状况能恢复好一些,再出去比力好,后来我们出去后,大夫就布置我们回到了普通病房8-22观察治疗,大夫给侯梦林接了监护仪,接了输氧管,这个时间刚好是当晚19:45后来巨细液体一直在打,打了很久,在打液体的过程中侯梦林的左半边肢体依然不会动,我们后来经过慢慢的测试,左边的脚还可以动那么几下,左手依旧没有任何反应,逐渐的到了半夜12:00左右,侯梦林说她的肚子以及左边的腋下很疼痛,当时和大夫说了,没装置,接装置大概连续了5-7分钟,接好之后,护士用吸痰管伸到侯梦林的嘴里一直吸,被吸到吸痰桶里的血痰混合物大概有将近2/3,操纵这些事情的同时大夫就一边布置icu做筹备,后来我们就推着侯梦林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icu,一直到了2017年12月20日的08:00左右,沈沉浮大夫(她的主治医师)才赶到了icu,而此时的她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情况很不乐观。在这次手术中毕竟发生了什么,我们家属并不知情,我们知道的是,一个在做手术之前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而且各项指标都很正常的人却在手术之后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觉得很费解,毕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院方至今也没有给出一个明确回复,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之间酿成这样随时面临生命危险,我们作为家属很痛心,也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

娱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