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正文

监利县水产局:一起招标服务项目引发举报投诉的始末

2018-07-09 17:17作者:头条新闻

  虽然湖北省监利水产局的《老江河原种场故道水域管护服务项目》招标,于2018年3月9日尘埃落定,但对此项目的投诉举报仍在继续,质疑不断。

  据悉该服务项目的标底为240万元,管护时间为2年。从招标文件还得知,中标方在合同期内每年可捕捞商品成鱼55万公斤,外加可超捕的15万公斤,除去上缴的22万公斤后,每年可出售商品鱼48万公斤,两年内可销售96万公斤,毛利润在2000万元以上。

  既然有如此高的经济收益,那这240万元的政府采购项目是如何出台的?该项目是否属围标成功?还是业主单位人员的运作胜利?是否造成了国有资产流失?

  如今,参与了此项目招标的公司仍在四处投诉举报,谜团依然待解。曾有媒体就这起蹊跷的招标事情进行过报道,但相关部门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和回复。

  项目招投标经过

  3月8日,监利县水产局《老江河原种场故道水域管护服务项目》开标,共有7家企业参与投标,最终由监利县益农水产品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监利益农公司),以0元报价中得。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湖北老江河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老江河公司)的朱经理还是心有不平。“这次老江河的招标服务项目是不公平的,违背了招标的本意,涉水太深。该采购项目挂网公告之前,业主单位县水产局的某领导就与益农公司(中标公司)法人代表曾建平达成借用资质的协议,并在某领导的授意下,将公司相关资料、印鉴都交给了另一家投标公司的法人代表秦光汉,并委托其合伙人雷阳去投标,形成了秦光汉本人、他儿子、女婿、合伙人四家公司参与围标的现状。作为业主单位的主要领导某副局长,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及影响力,向投标人事先透露相关信息并借用资质参与围标,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及《招投标》法第五十四条。”

  3月8日的中标结果,参与投标的单位都心知肚明,其中的奥妙是通过运作取得成功的。

  曾经参与过招标的湖北老江河公司朱经理道出了原委:“由于有关的主要领导在招投标过程中打招呼,显失招投标的公正公平性。有证据显示,在中标结果公示后,就‘0元报价’的有效性,有投标公司提出质疑,但在某领导的‘沟通协调’下,采购办只是在进行了简单的书面审查后,就草草地给质疑公司进行了回复。结论当然是‘0元报价’有效。”

  面对结果,参与《老江河原种场故道水域管护服务项目》投标的公司一系列的质疑与投诉开始,首先是发函监利水产局质疑,然后是到监利县财政局采购办投诉,再是监利县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而相关部门采取相互踢皮球的手段回避质疑公司提出的围标、弄虚作假的事实。一圈下来,《老江河原种场故道水域管护服务项目》招标项目,有关的部门回复都是“按章执行,没有任何的违法、违规行为”。

  但业主单位与中标的公司排除干扰,一切都在预定进行。

  向有关单位投诉举报

  在得不到合理的解释与回复时,参与投标公司开始向有关部门举报投诉。

  首先是荆州市旺隆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现场向评审委员会递交了质疑函,就湖北荆河公司为首的4家公司围标事情,要求进行审查,但评委会不但没有受理,也没有暂停招标行为。

  其次是湖北老江河公司向县水产局提出质疑:“《政府采购法》第一章第二条 本法所称采购,是指合同方式有偿取得货物、工程和服务的行为。

  招标文件中规定‘报价以人民币为单位,精确到元’,0元报价并没有实质性响应招标文件。监利县益农公司0元报价实际上没有价,属无偿取得,有违立法本意。”

  三是投标公司就该项目招标过程中的围标串标事实向当地监察委进行实名举报,至今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老江河原种场故道水域管护服务项目》就在一片质疑、投诉、举报声中,政府指定的律师事务所没有出具《鉴证书》的情况下,中标公司将授权委托人更改为秦光汉后与业主单位签订了中标合同。

  另外,湖北老江河公司还举报了秦某在承包老江河故道17年间,非法用电船打鱼、捕捞螺丝谋取暴利,2015年至2017年就获利近500万元,严重破坏老江河的生态平衡,对周边三个乡镇近20万群众的饮水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等事项,均没有引起监利县水产局的重视和查处。

  正如《老江河原种场故道水域管护服务项目》中标人秦光汉所言,“我搞了17年老江河,不是有一定的关系是不可能生存这么久的”“0元中标如果不是我老秦的话这就是废标。因为是我,0元中标领导才认可”“因为我的后头不是我一个人”。

  一起简单的招标服务项目,在监利为何会引发一系列的举报投诉,闹得沸沸扬扬?我们期待着早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采取措施分争止诉。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