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瑞沃能深陷会计处理难题 保壳之路堪忧

时间:2019-03-28 15:40       来源: 网络整理

  坚瑞沃能(1.970, -0.03, -1.50%)深陷会计处理难题 保壳之路堪忧

  这家曾经的锂电池巨头坚瑞沃能,如今却为了“保壳”一事,与会计事务所争论起会计处理方法,不过,即使保住了“壳”,也改变不了坚瑞沃能资不抵债的事实

  《投资者网》吴微

  日薄西山、垂死挣扎的枭雄甚是悲凉。曾经的锂电池巨头坚瑞沃能(300116.SZ),如今却沦落到,为了“保壳”与会计事务所争论起会计处理方法。

  错误的“邂逅”

  故事的开始,总会有一场“邂逅”,郭鸿宝与李瑶的相遇,以结果来看,无疑是个误会。

  郭鸿宝于2005年创立了陕西坚瑞消防股份有限公司,在多年耕耘后,于2010年9月成功登陆创业板。不过消防行业,入门门槛低,行业护城河不深。上市以后,公司利润增长停滞,股价也一路走低,甚至跌破1元/每股,在退市的边缘徘徊。为了自救,公司收购了一家同为消防企业的达明科技,但业绩仍未明显改善,股价亦继续低位震荡。

  2015年末,正在坚瑞消防(坚瑞沃能原名)为自救苦苦挣扎之时,坚瑞消防实控人郭鸿宝与深圳沃特玛大股东李瑶相遇了。此时的深圳沃特玛,锂电池行业巨头之一,2015年前10个月,在我国磷酸铁锂电池企业中,出货量排名第二,仅在比亚迪(54.390, -0.86, -1.56%)之后。

  一个有优质资产,一个有上市公司资源,他们的相遇自然会相互结合。2015年元旦前3天,坚瑞消防宣布重组停牌,隔年2月29日公布了重组合并深圳沃特玛的重组预案,交易对价50亿。而此时,坚瑞消防市值也只是勉强超过50亿。

  交易后的股权结构与人事安排则更加耐人寻味。

  这场新能源界著名的并购重组,吸引了诸多资本的参与,长园集团(6.440, -0.07, -1.08%)(维权)(600525)、天琴投资均通过子公司持股,成为坚瑞沃能股东。重组后,虽然郭鸿宝仍是实控人,但深圳沃特玛原控制人李瑶已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同时依旧担任深圳沃特玛总经理,负责深圳沃特玛的实际管理,股票简称也由坚瑞消防更名为坚瑞沃能。作为交易保证,李瑶也做了业绩承诺,承诺2016年、2017年与2018年沃特玛扣非净利润不少于4.04亿元、9.09亿元与15.18亿元。

  李瑶对沃特玛的业绩承诺,现在却成了郭鸿宝与坚瑞沃能近7万股东最后的救命稻草。

  “饮鸠止渴”式扩张

  李瑶带领下的沃特玛,为了完成业绩承诺,进行了“饮鸠止渴”式扩张。或是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迅速、或是迫于业绩承诺压力亦或是被招商引资与新能源财政补贴所诱惑,更可能的是多重因素结合,装入上市公司后的沃特玛开始快速扩张,在中东部多省开设锂电池子公司。据不完全统计,沃特玛在重组后,短短三年新设子公司高达45家,快赶上快销型企业开始直销店的速度了。

  在大量新设锂电池子公司的同时,沃特玛也在积极开拓客户,营业收入大幅增长。2016年仅38.2亿元,到2017年就已增长至96.6亿元,涨幅高达152.90%。然而,沃特玛营业收入与利润仅仅存在于账面之上,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2016年、2017年均为负,其经营性现金流出与流入的差额高达20亿元。公司负债2017年也增长了94.87%,达到254.3亿元。

  坚瑞沃能方面近日再次提示了公司股票存在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根据公司业绩快报,2018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8.16亿元,净资产为3.64亿元。

  沃特玛的主要产品为磷酸铁锂锂电池,其能量密度较低,良品率也不高,主流新能源乘用车车企未大量采购沃特玛产品。沃特玛财报显示,其下游客户主要为东风特汽等专用车企以及珠海银隆等客车企业。

  2017年末,新能源行业发生了大地震,国家修改了新能源补贴标准,对锂电池能量密度要求大幅提升。虽然新标准实施存在过渡期,但沃特玛此前生产的产品,大部分难以满足新的补贴标准。不幸的是,这些客户的主要产品是专用车与客车,无法像乘用车车企那样,通过合资设立分时租赁公司,在新标准实施前消化库存,获取财政补贴,从而得到现金流用以后续转型与生产。

  在新能源补贴标准调整和信贷政策收紧的背景下,下游企业回款困难,大量销售款无法顺利收回,沃特玛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全面爆发,锂电池生产线近乎全线停产。

  最后的尝试

  李瑶带领沃特玛大举扩张,试图完成重组时的业绩承诺,然而欲速则不达。扩张的背后产生了天量供应商、服务商以及融资方债务,公司股权、厂房、设备、存货均被轮候冻结。

娱乐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