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人后亡命天涯28年:假装孤儿落户 开饭店

时间:2018-04-11 12:57       来源: 网络整理

1990年6月14日,初夏,气温渐热。

上午第二节课后,在职高读一年级的汪铭(化名)和两名同学偷偷从学校溜了出来,三人打算到上海青浦镇上踢足球。

不巧被教导主任撞见,另外两名同学被抓回,而汪铭鬼使神差地成了漏网之鱼。

这一次平常的逃学,将他与另一对母女的命运尽数改写。

当日,青浦镇盈中新村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产后不久的卓女士及其三个月大的女儿遇害。

三天后,警方梳理线索中,汪铭被成功比中,但他已不知所踪。

这一上海青浦一号案件于事发28年后,随着汪铭的落网而告破。

其间,汪铭流浪广州,辗转海南、长沙,假装孤儿落户西部某省,又回到东部在杭州开了饭店。

他回忆,当初入室只是为了偷一台游戏机,被女主人发现后从而灭口。

28年间,他结婚有了两个孩子,鼎盛时期一年能赚100万元,却很少在夜晚12点前入睡。

2018年4月8日,在上海青浦区看守所,汪铭戴着手铐说:“特别特别想家。

” 案发 28年前,汪铭逃学后,走到了同班女同学的哥哥家。

同学的哥哥刚结婚不久,新房和大彩电给汪铭很深印象,之前他曾到那儿打过游戏,这一次,他想把游戏机偷走。

这与汪铭的个性相符。

根据当时办案民警走访调查得知,汪铭特别爱玩,极其热衷踢足球、打游戏,有时也会跟人打架斗殴。

按照汪铭的说法,他当时只是想偷走游戏机,“如果被发现就说找同学”。

但事与愿违。

汪铭进门后,同学的嫂子卓女士马上就听到了家里的异动。

她刚生完孩子,正在家休产假。

因为六月天热,为了透气,她的房门是虚掩着的。

“抓小偷!”卓女士惊叫起来,汪铭连忙上前,想要捂住她的嘴。

卓女士退到厨房,拿起菜刀反抗,割伤了汪铭的手。

汪铭夺过菜刀,死死地扼住卓女士的脖子,将其掐死。

当汪铭准备逃离现场时,突然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他怕引来邻居关注,就把女婴一把扔在了房间里的大橱里,关上了门,当民警赶到时,女婴也已经死亡。

警方勘查时根据现场痕迹判断,嫌疑人对这家人比较熟悉,可能是熟人作案。

他们随后围绕被害人的社会关系,开展了全面的侦查排摸。

三天后,汪铭的信息被成功比对,但侦查员还没来的及兴奋,就发现汪铭已畏罪潜逃。

其实,汪铭在案发后第二天还曾到学校上课,有朋友问起自己手臂上的伤势时,他谎称是骑车摔倒所致。

直到民警将调查范围转移至他们学校时,他感觉再查下去,自己可能会露馅。

于是他拿着几十元现金,扒火车逃跑。

根据知情者介绍,当时案子一经传出,整个青浦县都传了个遍。

由于这起案件影响恶劣,当时青浦县公安局共有400警力,他们为了侦破此案,动用了几乎全局警力参与设卡、排摸和抓捕工作。

汪铭潜逃后,对他和他家庭的调查成为一代代重案队侦查员们的常规工作。

这一追查就是28年。

追凶 在案发至汪铭落网的这28年里,青浦刑侦支队负责人更迭了7任,重案队侦查员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李庆始终没有忘记“一号案件”。

“它是我们的一个心结。

”李庆说,尽管当年很多民警已经调离原有工作岗位,大家只要有机会聚在一起,一定会再提它。

李庆曾是青浦刑侦支队支队长,2017年从其他岗位退下来后,他选择继续到刑队工作。

他的笔记本上记载了青浦地区所有未破的命案,这些是他的牵挂。

带着他命案笔记,李庆与侦查员俞雄辉一起,对汪铭等历年命案在逃嫌疑人开展了契而不舍的追捕。

俞雄辉干刑侦也超过20年,2015年来到重案队后,就开始梳理历年要案,手头案子最短的都在15年以上,只要闲下来,他就会拿着卷宗翻。

和搭档李庆一样,俞雄辉在侦查中坚持“穷尽”。

他们相信,随着技术手段的发展,那些自己曾经遇到的历年命案一定能破。

事情在2017年底有了转机。

青浦分局刑侦支队再次将汪铭的照片提交到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对比核查,梳理出100多人。

这100多人分布在浙江、安徽、江苏、山东、福建等省份,李庆、俞雄辉从中筛出16名年龄、外貌相似程度较高的对象,马上提请属地公安机关协助查询。

“你们要求我们协查的那个‘徐涛’户籍地从外省市迁入我省,身份存疑!”2018年3月9日,俞雄辉接到了安徽省宁国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电话。

他发现,“徐涛”身份证年龄与汪铭仅相差3岁,非常可疑。

3月13日,俞雄辉与李庆出发前往宁国,这是半年来俞雄辉为了汪铭出的第三次差。

在宁国警方的协助下,两人获得了“徐涛”的生物信息,随即马不停蹄赶回上海,很快,专案组确定,“徐涛”就是侦查员要找的汪铭。

“立即出发,抓捕!”3月19日,刑侦支队决定对汪铭实施抓捕,李庆和俞雄辉拿起车钥匙就赶往安徽宁国。

“当天上海十多度,宁国那天零度,我们因为走得太急,衣服都没拿够。

”李庆回忆。

在当地警方全力配合下,抓捕组很快确定汪铭居住的小区和车辆情况。

归案 汪铭是在自己的车里被抓的。

2018年3月21日,他在送完送孩子上学后,在安徽省宁国市一家酒店门口靠边停车时,被守候的民警抓获。

“民警围上来的时候我还是懵的,直到我听到其中有一位用上海话说了一句‘拷起来’。

”汪铭说,听到这句乡音,自己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根据办案民警介绍,案发后最初十多年,汪铭都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相关推荐
娱乐八卦